您所在位置:首页  >  理论·评论频道  >  话题 > 正文

为何“中年危机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?

2017-11-01 15:43 来源:腾讯评论 作者:

  中年危机,一直是今年的热门话题。从“1988的中年女子”,“34岁老来得子”到“保温杯泡枸杞”,再到“人到中年 职场半坡”,中年危机弥漫网络。如果说关于“1988年的中年女子”和“保温杯”的讨论更多是调侃、自嘲和不甘,那么关于职场中年危机的讨论则显得悲情而严肃。

  要点速读

  1一些人突然发现,未来40岁失业比实现财务自由的可能性高。

   2“中年危机”不仅是心理问题,也是社会进步的副产品。

  与职场危机相伴的中年危机,让人笑不出来

  “分析心理学”的奠基者荣格,把人类35岁-40岁之后的阶段定义为“中年时期”,不过“中年危机”作为一个社会心理学上的概念,年龄的划分从来不是机械、固定的。它描述的是一种状态——“你所拥有的一切,家庭、工作、财富,看似美好坚固,但你已有些力不从心;你怀疑人生前半场的意义,却得不到答案,你感到虚无。”

  为了逃离这种虚无感,一些中年男人会选择换种活法——植发、买车、出轨、找初恋,人们在影视剧中看到这些桥段时,也常常会心一笑。

  不过,《人到中年 职场半坡》这篇爆款文却让人们发现,现在的中年危机竟不是事业有成后的虚无感,而是“原本一手好牌,转眼就业困难”的中年焦虑:部门整合时,“可以接管团队,但不可能接管一个老大”;裁人时,先想到的是你,毕竟雇你的成本可以雇好几个有活力的年轻人;再就业时的处境也十分尴尬,自己不愿意接受降职降薪,企业对40岁以上的应聘者格外挑剔……

  当中年危机以“34岁老来得子”的面目出现时,80后、90后还能笑着调侃,甚至还会有些不落俗套的傲娇,但面对“70后”再就业困难的中年危机,80后、90后却笑不出——热文中的管理者都是职场中的优胜者,有家庭、有房产、有积蓄,一旦失业依然非常窘迫;大多数“80后”“90后”注定是普通人,自己到了四五十岁的时候,履历没他们好,积蓄没他们多,上有老下有小——失业,真是一件不敢想的事。

  “中年危机”是心理问题,也是社会问题

  过去,人们常从心理角度分析中年危机。1965年,美国心理学家埃利奥特·贾克斯发表《死亡与中年危机》一文,他指出到了中年,人开始清醒认识到死亡的存在与不可回避性,死亡意识让生活变得无意义,并激发了一种强烈的内在焦虑与恐慌,进而引发中年危机。

  还有学者认为,中年危机是人生的必经阶段——人的幸福感是一条U型曲线,年轻时过度乐观,中年时总有遗憾,老了心境平和。2014年的一项研究结果也显示,中年人的幸福感——或者说是经济学家所称的“主观幸福感”(subjective well-being)——下降一般发生在40岁到42岁之间。

  然而,“中年危机”不仅是心理问题,也是社会进步的副产品。在农业和手工业占主导的社会,年龄大意味着有经验和技术,中老年人会受到尊重,生活也非常有意义;但到了讲究效率和速度的工业社会,年轻则成为优势。

  几十年前,社会学家潘光旦就发现了这一趋势,“医学的发达与工业机械化是近代文明进步的两大柱石。但从劳动界老人的角度看,它们却是一副夹棍,把老人们夹在中间。一边,医学把他们的寿命延长了20岁;另一边,到了40岁光景,工业已经硬把他们当作老者,要他们退休。”

  现在,中老年人面临的就业问题更大。首先,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,跨行转岗越来越难,过去一个手工业者经过简单培训就能成为一个纺织工人,但一个卡车司机经过怎么样的培训才能成为合格的程序员呢?

  其次,传统教育是面向过去知识的总结,而IT等知识密集型行业的知识、产品迭代速度加快,有科技人士指出,从一项新技术被引入到它对社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大概只需要5-7年,靠大学教育就能保终生就业的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美国招聘平台“Hired”的调查显示,高新技术行业的从业者到了45岁,就会发现自己的工作机会急剧减少,越来越多的薪酬报告表明,45岁后他们的收入会走下坡路,等到了五六十岁,他们的薪酬将和“千禧一代”相差无几。

  更重要的是,随着人工智能的普及,不仅是体力劳动者,脑力劳动者也开始被机器人所取代。麦肯锡2016年的报告,由人类完成的45%的工作,未来将可能实现自动化。如果某个行业开始大规模普及机器人,不仅是中年人,相关专业的大学毕业生也可能离开校园即失业。

  从这个角度看,“提前进入中年危机”的80后、90后不过是先知先觉罢了。

  应对职场里的中年焦虑,不能光靠个人

  无论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,都应该不断学习,随时调整心态,以适应这个不断变化的社会。不过,如前文所说,中年危机不是一个简单的心理问题,危机的背后还有社会因素,应对职场里的中年危机不能光靠个人。

  失业保险制度,是解决失业劳动者基本生活,为他们再就业提供帮助的一项制度。好的失业保险制度,能有效缓解职场人士对失业的焦虑。我国当然也有失业保险制度,存下的钱还在不断增长(截止到2016年,失业保险累计结存5333亿元),但领取率却很低——失业保险领取率仅1.3%(近五年一直保持在1.2%-1.3%之间)。

  领取比例这么低,除了手续繁琐,还因为支付标准太低。在中国,不管你交了多少失业保险,领取一般以当地最低工资为参照系(90%左右),而对于失业前收入较高的白领来说,当地的最低工资根本无法满足家庭正常开支,这相当于没有失业保障,普通就业者自然一想到失业就焦虑,一旦失业就要马不停蹄的找新的工作,无暇提高自己的职业技能。

  而在发达国家,个人领取的失业金一般与个人的工资水平挂钩和职业培训挂钩,失业保险一般能达到失业前月工资的60%左右,如果失业者有孩子,拿到的失业保险金还能更多;如果接受职业培训,拿保险的期限也会延长,在这种情况下,失业者自然没那么焦虑。

我国失业保险对失业者的帮助效果有限 

  此外,在制定税收政策时,政府也应该考虑到中产阶层的负担。社科院2015年对中产人士的一项调查显示,16%的中产人士声称他们的缴税“很大幅度增加”,54.9%是“较大幅度增加”,对上有老下有小的中产人士减免部分税收,让他们多积累一些财富,也缓解他们的中年焦虑。

  除了政府,公司也能有所作为。有美国学者认为,高新技术企业应认识到老中青三代员工结合的价值,老员工的经验不会那么快落伍,对老员工进行技能培训的收益可能会更大,当然老员工也要积极向年轻人学习,不要倚老卖老……

  成年人的生活,没有容易二字。缓解中年焦虑,不仅要靠自己,也需要制度不断完善。

编辑:赵虹


扫一扫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

扫描小程序看更多新闻